Pikt Cai
Ciao a tutti
枳子地
在春天刚来的时候

很早就想动笔,但直到今天才真正开始写下。即使只是给自己看的,也觉得不好意思。

2019的上半年,好像并未给我留下特别的印象,
只记得写了一封信,今年八月投递。
到了暑假的时候,日子才真的开始有趣起来。
小伙伴们像往年一样来访,五个人高高兴兴聚在一起,
虽然只有一两周吧,但确乎是欢快的。

由于迫切想要学习一门语言,又无暇学习日语,
因此学起了意大利语,因为拼写好看,也好听。
刚开始每天都很积极,但渐渐又丢到一旁,
真是三分钟热度呢:(
于是,为了不荒废,捡起了半年没用的
在线交笔友的软件,
重新结识了一些笔友,但慢慢地又不复来信,
最后只剩下一个笔友——好在还有联系。

由于获得了新手机,对摄影的热爱也更上一层楼,
应该说更喜欢上楼摄影了,因为发现了夕阳的美丽。
那是六月末的一日,在放学回家的公交车上和同学交谈甚欢,
无意间抬头一瞥,便沉浸在棉花糖一样的粉色夕阳里了,
站在走道上向车子行进的方向看去,
一路上两边的楼都伫在樱花色的天空下,
云层似乎离得很近,盘旋在屋顶似的。
那粉色不是单一的粉色,是各种游离的色彩在云间,
自成明暗深浅,此一色,彼一色,
看似精心设计的出彩画作,实际上是风、云和光的游戏。
公交到站,我恍惚了片刻,回头看了一眼路口尽头灿灿的太阳,
飞奔了起来。
可能是跑得最尽兴的一次了,每日都经过的地方,当然了熟于心。
冲进家门,拿上手机,又登上天台。
太阳在远处即将落下,天空也已然变成深邃的蓝色,
虽未能留下最美的样子,但好歹抓住了一点点裙摆。
就这样,夕阳的天空成了我的最爱,
变幻莫测的笔触,大胆而和谐的色彩,谁又能抗拒呢?
——我觉得专为其写一文都毫无关系。

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喜欢起老家来,
也许是上一次寒假的时候,坐在乡村巴士上,摇摇晃晃在宽宽的马路上。
路的尽头是一座山,天色将晚,一点一点的路灯延伸到远方,
兴起写了一句诗,可惜还未来得及再看第二遍,就丢失了。

中秋的时候去了外婆家,妈妈的朋友用小三轮载着我俩去亲戚家,
路的两旁是绿色的田野,长满浮萍的池水和一样的远处的山。
那是天色尚早,下午四点的光景,
柏油路上三三两两的人群和偶尔出现的几辆摩托车,
很自然的和田野、池水与山融合在一起,颇有乡村的味道
——而我正喜欢这种味道,它让我不觉得疏远,仿佛每个人都是邻里。

到了初三,课业紧张,成绩也有所下滑,
但不知道怎么的,并不觉得担忧,有些迷茫。

过年回去,拍摄到了很美的烟花,
我想,随焰火上升的,不只是按比例混合的化学材料,
还有一种心愿,一种感觉,一种传递欢乐的味道,
呛得人笑了,直咳嗽。
然后,难忘的还有星空。
《星星、天空和月亮》写的星空,不过是回忆拼凑起来的物件,
真正的故乡的星空,望之震撼,冷得哆嗦也想驻足。
我在城市的夜晚里看到几颗星星,也不住惊叹,
那时爸爸只是笑我,我不明其意,
直到那晚抬头,才发现城市里暗淡的星空,并不算什么。
猎户座就在我的头顶,参宿四微微发红。

二月,无意间在网上看到没见过的花草,一下子被迷住,查找起资料来
——喜欢花的灵魂又被唤醒了,
最终买下了两盆绣球,连带着土啊肥料啊花盆啊都买下了。
自初中以来没再怎么细心照料我的花草,现在快毕业了却又迷上了,
每日三访阳台,次次都有不一样的喜悦,仿佛在看自己养的孩子。
而今,春天到了,家里小小的一块位置充斥着绿意,真好。
春天到了,真好。

赞赏

发表评论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枳子地

在春天刚来的时候
回忆上一个春夏秋冬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20-03-20